bokee.net

工程师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沉痛悼念刘玉生教授

    刘教授走了,噩耗传来,一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在我十余年的求学生涯中,刘教授是为人师中对我影响最大的一位。

与教授初识是在他讲授的包装机械课程上,由于当时对机械很陌生,对教授的课听的只能说是一般。印象加深是在他的课程考

试中,由于当时和邻座的同学距离“很近”,教授过来把我们分开,虽然不是有意为之,但是教授之学之严谨给我留下了最初

的印象。

       选择毕业课程设计时,举目扫视院系所有课题,只有一个课题注明了是科研课题,当时想法很简单,本科快毕业了,见识一下什么是科研吧。等到大四下学期,定下工作,也才2月份,回校见课题导师时,才发觉选的课题组只有自己一个人。。。与教授第一次就课题见面,那天已经是十一点左右了,正在帮教授的一个研究生:吴若梅老师做课件,教授通知我过去,简单的介绍了课题之后,教授问了我几个课题相关的基础知识,了解我的“实力”之后,教授拿出一叠白纸,开始对我讲解连杆滑块,其实这些是他所教授课程的基础,现在想想真是汗颜。一直讲到12点,他的夫人打电话来催他回去。真正意义上的初次接触,让我对教授治学的严谨、忘我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   在之后的几个月中,在教授的循循教导下,我对课题总算是入门了。在做课题的过程中,教授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的严谨、认真。由于课题需要C++进行编程,教授以他六十多的高龄,和我一起学习这门对年轻人来说都不容易短时间掌握的语言。后来,为了课题能顺利完成,又帮忙联系我院C++的一个高手,鲁镇恶,帮我一起整理算法、思路,最终论文顺利完成,也拿到了学校的优秀论文奖。

       论文形成期间,教授在生活上同样给了我无微不至的关怀。由于时间紧,课题对我来说又比较深奥,教授就把办公室的钥匙交给我,方便我晚上过去加班。为此,还专门让吴老师在办公室准备了方便面、火腿肠等夜宵。平时隔三差五的请我这个肚子里缺少油水的穷学生去下馆子,记得教授喜欢吃田鸡,可惜,此生我没有机会回请他了。

      教授的夫人也是个很热情的人,几次来办公室邀我到他们家做客。教授有个儿子在国外留学,到他们家时,教授会指着他们家的音箱对我说,这是他留学的儿子亲手做的。。。那时写在教授脸上的,是一位慈父对孩子的思念与牵挂。对我的感觉,就像他们的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   教授给人的第一印象是睿智、干练。那时由于经常近距离和教授接触,就知道教授的身体并不好,口气比较重。在几次和他夫人聊天中,得知教授的肝不是很好,所以夫人经常在教授和我探讨课题的时候打电话提醒他注意身体,按时吃饭。教授也总是笑笑说:“看,想不回去不行啊”。

        回忆过去,教授的谆谆教诲仿佛还在我耳畔回响,教授的音容笑貌仿佛就在眼前,此时的我早已潸然泪下,作为导师,他教会也我学术的严谨,做事的认真,作为丈夫,他和夫人相敬如宾,作为父亲,在提起儿子的时候是那么慈祥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 教授,走好。。。。。。您的学生小黄,在此给您鞠躬!什么时候能有机会请您吃您爱吃的田鸡??????

分享到:

上一篇:

下一篇: